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我一回頭,身後的草全開花了。一大片。好像誰說了一個笑話,把一灘草惹笑了。 我正躺在山坡上想事情。是否我想的事情——一個人腦中的奇怪想法讓草覺得好笑,在微風中笑得前仰後合。有的哈哈大笑,有的半掩芳唇,忍俊不禁。靠近我身邊的兩朵,一朵面朝我,張開薄薄的粉紅花瓣,似有吟吟笑聲入耳;另一朵則扭頭掩面,仍不能遮住笑顏。我禁不住也笑了起來。先是微笑,繼而哈哈大笑。 這是我第一次在荒野中,一個人笑出聲來。 還有一次,我在麥地南邊的一片綠草中睡了一覺。我太喜歡這片綠草了,墨綠墨綠,和周圍的枯黃野地形成鮮明對比。 我想大概是一個月前,澆灌麥地的人沒看好水,或許他把水放進麥田後睡覺去了。水漫過田埂,順這條干溝漫漶而下。枯萎多年的荒草終於等來一次生機。那種綠,是積攢了多少年的,一如我目光中的飢渴。我雖不能像一頭牛一樣撲過去,猛吃一頓,但我可以在綠草中睡一覺。和我喜愛的東西一起睡,做一個夢,也是滿足。 一個在枯黃田野上勞忙半世的人,終於等來草木青青的一年。一小片草木會不會等到我出人頭地的一天? 這些簡單地長几片葉、伸幾條枝、開幾瓣小花的草木,從沒長高長大、沒有茂盛過的草木,每年每年,從我少有笑容的臉和無精打采的行走中,看到的是否全是不景氣? 我活得太嚴肅,呆板的臉似乎對生存已經麻木,忘了對一朵花微笑,為一片新葉歡欣和激動。這不容易開一次的花朵,難得長出的一片葉子,在荒野中,我的微笑可能是對一個卑小生命的歡迎和鼓勵。就像青青芳草讓我看到一生中那些還未到來的美好前景。 以後我覺得,我成了荒野中的一個。真正進入一片荒野其實不容易,荒野曠敞著,這個巨大的門讓你努力進入時不經意已經走出來,成為外面人。它的細部永遠對你緊閉著。 走進一株草、一滴水、一粒小蟲的路可能更遠。弄懂一棵草,並不僅限於把草喂到嘴裡嚼嚼,嘗嘗味道。挖一個坑,把自己栽進去,澆點水,直愣愣站上半天,感覺到可能只是腿酸腳麻和腰疼,並不能斷定草木長在土裡也是這般情景。人沒有草木那樣深的根,無法知道土深處的事情。人埋在自己的事情裡,埋得暗無天日。人把一件件事情幹完,幹好,人就漸漸出來了。 我從草木身上得到的只是一些人的道理,並不是草木的道理。我自以為弄懂了它們,其實我弄懂了自己。我不懂它們。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三月,瀰漫的天籟,一座座詩意的茶山,爭先恐後、紛紛攘攘擠滿枝頭的那個叫葉子的兄弟姐妹支撐起茶鄉的意義。 窈窕的採茶女子翻飛著芊芊玉手,指間縈繞的紛紛跌落的心事,被一個個漸次收藏,後面的激情春筍般擠出頭來,飄滿山坡。隨手飄落的一枚嫩葉,只要一貼近嘴唇,就能品讀到和悅的鳥聲,歡快的溪流,品讀到密林深處似水柔情的恬靜,以及朝朝暮暮身前身後叮叮噹噹的鋤地聲和汗水淋淋的喘息聲。 紫陽茶。雨水溫情滋潤,我在茂盛的茶樹下與你溫情脈脈雙目傳情,我在你漫無邊際的掛懷中肆意地感受你熱烈的愛意。 富硒茶。陽光熱烈慫恿,我在光天化日之下與你長相廝守不離不棄,循序漸進地讀懂你冰清玉潔的品質和對苦難的關懷。 捋一把原始的素材搓成故事的線條,揉成滿腹經綸與思想,煥發青春的光澤。 掬一捧任河秀水烹煮香茗,日月山川、雲霧繚繞的巴山靈秀凝聚無邊的想往。 一片片含蓄而精緻的葉子,沖泡成難以言喻的情調,清冽的茶水飄飛流螢般的心事,訴說著山民們樸素的情懷。 泡你,是泡不完的世間干苦; 品你,是品不完的人生百味。 洇開的茶葉,踮起腳尖,擊打節拍和著心音,淺淺吟唱,訴說著聚合離散的人生。 你是河流,流暢著茶樹生動的激情; 你是旗幟,飄揚著紫陽鄉民的期望。 你使一片葉子簡單的夢想,在脫離一目瞭然的青蔥的日子後,不斷昇華、豐富,把生命的內涵演繹。 當一道道濃濃淡淡的茶色,在純淨無比的心事中次第瀰散,默讀生命,如民歌般桐花冷夢。 是誰?使我想起,茶馬古道上健步如飛的漢子,在苦難中重提流瀉的往事。 是誰?讓你看見,茂密茶園裡身姿阿娜的阿妹,在嫩綠中勃發湧動的春心。 無數個清新的早晨,或者數不清的黃昏落暮,我與你對面獨坐,面對屬於你我的共同季節,始終無法搞清楚,到底是你融入了我,還是我融入了你。 一次次續上的不是水,那是我對你的一腔情思,可你常常在不經意地下降水位的瞬間,把我已完全融入的炙熱冷卻成雨滴,灑遍你每一株的根部。 在風的陪伴下,在雨的滋潤下,踩著歲月的鼓點,無時無刻,我都在與你親密地會晤,述說著無邊無際的寂寞,把無法敘說的各色悲喜劇輕輕表達。 真的,時常面對你的我根本記不清多少次把自己的悲苦和幸福釋放,而已融入我血液的你也搞不准多少次把自己的碧綠和輝煌續滿。